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2015-09-12
白羽
57

第一期-内心的恶魔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白羽(民谣音乐人) 马加爵,杨佳,榔头砸小孩的事件,公交车爆炸事件或者各类事情,人们心中都有犯罪的基因和可能,如果社会发展不公失衡,那么这类事情发生的几率会更大。但是有关衙门只会抓人判刑枪毙,而没有请有关社会学家研究这些社会问题,去帮助解决,去传递“正能量”。所以这样下午只能造成更多的暴力和不稳定,因此朗诵此文呼吁这个社会多一些人文关怀,少一些互相不包容,不理解,互相敌视。 最近又有河南挤奶工倒奶事件,这是为什么呢?只有新闻没有新闻背后的剖析,难道我们都是一些不愿意思考的Chinese么? 那么美好的生活怎么会轻易在我们的生命中绽放。我们必须正视它然后才能理解和升华自己。 内心有魔,佛从魔生!


点击试听

地址

点击试听


第二期-亡洋之舞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佩佩(民谣音乐人) 狂躁由内无端升起。有水清澈见底,但是深不可测。 暗流从何处而来,狂躁的力量拉着头颅向后仰去。 渺小。  我深感此刻如此无助,犹如站在一方浩瀚海洋中的一小石台之上。 蓝色巨浪起伏又跌落谷底。我微小如一只蝼蚁停留在巨人胸膛。 随时我会翻入水中消匿无影无踪。 海潮的声音犹如震撼的嘲笑之声在耳边炸响。恐惧将我紧紧拥入怀中。 我能做的就是绕着石台紧张不停游走。漫无目的。  一杯茶,一些没有钉子钉入的那种刺痛感觉的古典音乐在小屋内弥漫。 点一柱香,香气和音乐混合在一起绕着木质的家具抚摸扭转。 主人正在看一本书,出神,灵魂游走至窗台的一朵紫色的喇叭花上。 有一滴小水珠,在耀眼夺目的阳光反射中挥散空气中与肮脏的漂浮在城市里汽车尾气一起沉浮不定。  手舞足蹈口渴不已,在小石台上,大海之中满目水源却无法饮用。 分分秒秒茫然而去,在恶毒阳光照射下,我在蒸发。 幻觉产生,真的好幸福。我们要珍惜每一分秒的生命,不要觉得沉重,不再有责任和价值认同,不再有成功和炫耀,不再有包容和伦理。 在海风吹拂下手舞足蹈,跳一支不知名的亡洋之舞。此时似乎响起了冷漠冰冷的碎南瓜之歌。


点击试听

地址


第三期-拿手纸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曹雯(原蜻蜓fm电台主播)  总是有好事者在我们周围存在,总是有长舌妇一般的那女在恶意中伤你。亲爱的朋友你如何能做好一个真正的局外人呢?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四期-想想就觉得好笑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大云(思考者)   “人和人之间就是《心是孤独的猎手》,那么多谬误和不理解,想想好笑么?”  正文:有点毛躁的声音在怒吼。我包的像一个粽子,在冬雨里前进。我还像什么?奔来奔去。  我经常看到前面有人。于是我会跑到他身后,如果是个男的。我会试图靠在他身上。或者在他背后说话,引起他的注意来看我。我只是想这样。 所以这样我会笑。  有的时候我会像如果我拿着手机在手里高举着晃俩下,会不会有人冲过来抢这个不值钱的手机。这一定是一个特殊奇怪的场景。我碰到过一次。想想就觉得好笑。  人们在定义一些事情。但是没用。因为事实很多事情都是主观的认识,未必别人就是那样,但是我们或者说人们总是认定是这样。于是辩解也没用。  冷雨吹打着我。我想睡觉,胸口很痛。背很痛。手干燥裂开很痛。上面嗓子很痛。下面也痛。我知道如果从高处跳下来,摔在地上肯定很痛。有震荡,然后很痛,然后血从破裂的肌肤里流出来。开始不会痛,然后痛,然后痛感又消失了,人会死。听说人死了之后,你叫他的名字,他身体还会晃动或者颤抖。颤抖代表了一种兴奋。想想人的感觉就这样一点点消失了。人就是这样死的。  想想就觉得严肃。但是这样严肃的样子,觉得好笑么?有人抽了叶子之后会大笑。如果被我看见,我会笑。但是很多时候有人的时候陌生人我可以笑。熟人我又不能随便笑。或者这样那样的笑。 音乐。有音乐从正面扑面而来,扑头盖脸而来。  很多时候人总是很麻烦。家庭,你,你,婚姻,人,孩子。还要去这里,去那里,去火星,去欧洲,去里斯本,去奥尔良,去希腊,去好望角。  想想这些地方就觉得好笑 真好。听到了。真好,看到了。真好,老了。太棒了。开心么?好久没有听到这些词汇了。  都是鸡巴一样的词在耳边晃,一群傻子总是说屌丝,总是说给力,总是说草泥马,总是晕,总是童鞋,总是悲催。 一个个跟神经病一样,神经病一样的乱喷口水。怎么办。是不是觉得很好笑。  很多人喜欢一直说,又突然不说话了。真好,还好我一般情况下很喜欢和自己对话。于是我可以无所顾忌。因为这样不会伤害别人。因为拼命和人讲话其实也是一种伤害,想想就觉得好笑


点击试听

地址


第五期-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白羽  城市是地球寄生虫人类的乐园 /是大地上开满的恶之花 /人们总是愚蠢地设计出美妙的蓝图/ 蔑视大自然赋予他们的珍贵的礼物 /人类总是凝结他们可耻的智慧 团结,求实,奋进着 /人们总是残忍地抽取地球的筋骨和血液/ 制造出高楼大厦和汽车 /  人们说城市让生活更美好 /却留下灰蒙蒙的天,/恶臭的水,腐蚀性的空气 /人类是一群疯狂的病菌 不停饲养,不停复制,不停传染的同类/ 人类又有几多曾感激过生命的赐予 曾尊重过这世间万物的美?/ 无奈啊无奈 /只等这个世界最后的消亡和毁灭 /回归最初的宁静.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六期-你犹如万象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白羽 **************************************************** 你犹如一朵大理石花, 光洁细腻闪着迷人的光彩。 你就像一面彩虹镜, 当清晨第一道光芒照到到你的面颊, 我顿时就手舞足蹈,如痴如狂。  一夜九次辗转起身,起身盯住镜子里的人。 每次都发现自己衰老几分。 恐惧却满含热情的凝望着镜子。 因为镜子如你。  你就像一只肥硕的蛆虫, 扭动洁白身躯不停颤抖着吸食着血液。 但是无论天老地荒, 亦或者大梦悠长,你依然清晰可辨。  你犹如巨大鼓磐, 砰砰 砰砰的响起在灰蒙蒙的时间长河的墨绿水草深处, 沉闷的低吼就是鼓鸣。  你犹如我, 孜孜不倦抑制不住无声大喊狂笑。  你犹如万象, 相由心生。

点击试听

地址


第七期-藏在那些泥沼的汁液里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白羽 ******************************************************************************** 天啊,我本来觉得已经够喘不过气,现在那些黑色的淤泥已经堵住了我的嘴.人们,我的周围有很多人,他们已经一个个从泥浆中出来在那里扭曲蠕动,嘴里还喷出一些黑色液体.他们已经不是以前那些人.他们是神经质并且荒谬的一些生物,他们中间有的在还年轻的时候走到这大片的一望无际的沼泽边缘,当时最多有一些蚊蝇围绕着他们,而现在呢,当他们义无返顾的跳进黑色的泥浆中,没有多久就把灵魂深深埋进了泥土和腐烂中,又没有多久它们又似一个个恐怖的怪物钻了出来,嘴巴里发出"究究"的怪声,有的迟缓,有的迅速的互相攻击撕咬着,它们是什么?  它们是一群被这里的病菌感染变形的生物,他们互相钟爱对方,以极短的时间交往某一个,然后又钟另一个,至于形体又有什么关系,至于纯洁又有什么关系,至于火热或者寒冷又有什么关系,这里的生物都是异类,都是非主流的.都是宁静的,可以大笑的豪放的,都是诚恳的,有一些鲜花的物种.  它们都是好朋友.  它们说他们来自其他的星球,它们互相谎言温暖对方,眼里都是欲望的火焰,它们需要这个世界最真挚的感情,友谊以及一切其它.  破坏就是它们之间唯一遵守的规则.突然之间他或者她会把肚子上的伤口撕开,非常真诚的让你看看那些紫色的血肉中间有很多蛆虫正在繁忙的钻进钻出的.由于这样突如其来的真诚,往往造成互相忘情感动的拥抱在一起做爱做的事情.  那么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呢?  我本来以为我可以换个姿势,不挣扎,斜着躺下去就可以不在下陷,就可以不被人察觉的爬出这片死寂却喧嚣的沼泽,但是没有用.为什么没用?为什么?你还不知道么?那么请问为什么?  告诉你,沼泽里的病毒细菌他们喜爱吞噬泥土,原来的岸边也许就在你旁边,但是现在它已经越来越远了,很多坚硬的泥土,石头树木,花草等统统都变成了湿漉漉柔软的沼泽汁液.那沼泽越来越大.而人类的后代,只要你繁殖下来,那些孩子们不要多久就会失去最后的净土,统统变成这里生物.  我正想着,看到旁边有个貌似明星周接滚的怪物撕下某雌性怪物的手贪婪地咀嚼起来,那雌性怪物一边哀嚎着,一边试图逃离.而还有一雄性怪物显然肚子充实的很,一边欣赏,一边非常真诚的把自己的一些肉翻出来给那雌性看,吸引她往自己身边看.继续将要发生一切可能发生的狗屁事情.  我的眼睛闭上了,手动了一下,感觉往深渊更近了一步.要么死亡,要么张口吃这些汁液,飞快变成它们.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八期-一只小甲虫



介绍:
内心的恶魔(深夜电台)NO:8-一只小甲虫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佩佩(独立音乐人)  ++++++++++++++++++++++++++++++++++++++++++++++++++++ 细碎的声音在草丛中游走穿越,远方的炊烟升起。 我在一片绿透的叶子上醒来。跃起,跃到树端,清晨的阳光在我的眼眸闪烁。有一个推着独轮车的老人从树下走过。有一个满含慈悲的目光看着他和我。 我母亲对我说一生,你的一生或者人的一生其实都是一首绝望透顶的诗。但是充满了希望,那希望就如在清晨在你眼中闪烁的光芒。在下一个草原,下一个村庄里。我也许还能看到繁星漫天的星空,也许还能听到小溪的叮咚声。 在这个时代里,连露珠里都有一些杂质在沉淀。而当小溪流速因为内在的沉重而缓慢下来。又有什么谦卑可以掩盖那些虚伪呢?那些庄重转眼变成轻佻。 而我是一只七星小甲虫,我将在空气中弧形的飞行。就象人类的飞行员一样,有的时候人们把他们称为英雄,但是人类本来不会飞,但是人类总是充满了希望,充满了他们自以为是的美好愿望,他们去实现,他们。于是他们飞了起来。笨拙又似乎优雅的在高空翱翔,而原本的飞鹰只能让出他们的生存空间让这些英雄,人类的英雄一遍遍展示他们的英姿,而霸占飞鹰的生存空间。 我不是一只悲伤的大甲虫,我不是一个悲观的乐观主义的蜗牛,我也不是乐观的悲观主义的公鸡,每天快乐的鸣叫。不自觉提醒人们从梦中醒来继续征服这个世界。我只是一只本分的小甲虫,而且是七星小甲虫。我很惬意能在夏天的夜晚听到蛐蛐或者蝈蝈它们的歌唱或者算是无止尽的交谈中睡着。 我的梦没有多少复杂的色彩和梦想或者理想出现。我的梦中依然是甲虫。我是一个有思想的甲虫。 现在我打算离开这颗树,茂密的苹果树。去往那袅袅炊烟,那是我一生的终结和开始。穷尽之后的轮回。

点击试听

地址

第九期-深沉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白羽 ******************************************************************************** 终于音乐又想起来,我想从我混沌的思绪中找出点细缝,能透露出一点光亮,而我的脑袋可以晃一下,俩下. 春天过去的时候,有位80多岁的老人对我说,有故事将会发生在夏天. 你抬头看看我们巷子深处的一棵孤独的树上了么,那里有一对鸟打算在这个夏天结为夫妻. 就象我们一样,你看看我,我看看他,他满身皱纹,我猜测那些皱纹中是否藏有什么秘密,我仔细用目光搜索.然后又看了看那棵已经死掉的树, 光秃秃的树干上什么也没有,那鸟在哪?是否在树的皱纹里? 我浑身突然一抖,就好象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般. 有个声音对我呼喊到:我要砍掉你的手,我要砍死你. 有人在笑着,有人在流泪,快乐的继续着. 这时的音乐是缓慢而沉重的. 老人又对我说着什么,我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听到,那强壮的老人,昏黄的目光.我们,俩个,加上那树,加上那鸟都是冷漠的,不懂回报的, 麻木的,悲伤的同类,因为我们都在这个遥远的巷子里,长长的巷子,几步就可以走完.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十期-如果床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任证(原动感冲击波主持人)  ******************************************************************************** 在床上蜷缩着,盖着被子。闭着眼睛。 有点植物味道的被子盖在身上。脑子清醒的时候,眼睛却还不愿意睁开,我一般刚醒的时候都这样。月光透过窗户映有点裂痕的桌子上面。有个小虫子从桌面走过,沐浴在月光里。爬过玻璃杯透明的影子转到桌子另一边的边沿去了。风声吹着外面的树林,就好象他们在愉快的交谈似的。我听不懂那些语言。但是心情愉快。床不是很大。伸开双臂你就可以摸到床沿。那个沉默的中年男子在另一个木屋子里已经入眠,发出阵阵鼾声。于是时光的彩色光线慢慢模糊起来扭曲起来了~~~~~~~~~~~~~~~ 这是一条羽绒被在我的身上。我裸体躺在里面,刚刚清醒过来。稍微动了一下脚。床垫下面有流水的声音,原来这是一张水床。屋子特别大。电视机还没有关。闪烁着兰色的光芒。我坐在床边。脚踩着毛茸茸的地毯。只要我愿意。我现在就可以愿意。故意让自己摔倒在厚实的毛茸茸的地毯上面。上面,就在这上面滚来滚去。也可以爬来爬去。屋子很大。但是就我一个人在。有雇佣的人会定时来收拾房间。墙壁上随便挂着一些图片。也许是一个裸体女人。也许是自己。也许是风景画,也许很抽象,抽象到你喝醉的时候可以一直对着它笑。很多人都向往到这个房间里来,于是时光的彩色光线慢慢模糊起来扭曲起来了~~~~~~~~~~~~~~~ 这是一条有点油味的被子盖在我的身上。为什么旅社里的被子总有奇怪的味道呢。有的时候你会发现白色的被单上有一些另人怀疑的液体痕迹。有的时候你把床搬开,会发现一些灰尘集结起来纠集在一起,一些纸屑,几个烟头什么的。墙壁糊着质量一般的墙纸。有的时候隔壁会发出做爱的声音,那是因为这墙壁太薄。有的时候不会。我不想在这样地方呆太久。我甚至怀疑经常住旅社的人会把这种地方当做家。旅社也许永远都是人们胡乱折腾的一个休息地方。于是时光的彩色光线慢慢模糊起来扭曲起来了~~~~~~~~~~~~~~~ 我这是在哪,抬头可以看到帆布就在头上,很清晰,那是斜条纹的帆布。侧过身子。继续闭上眼睛吧。直到有人在外面喊自己的名字。于是时光的彩色光线慢慢模糊起来扭曲起来了~~~~~~~~~~~~~~~ 被子就在我的身上,薄薄的被子,透过灯光你可以看到被子里的棉花东一滩西一滩的。因此这样的被子不是很暖和的。侧过身子可以看见一些自己的衣服和一些书放在旁边。抬起手碰碰木版墙壁,发出蓬蓬的声音。隔壁有人在说话。不知道说啥,反正就是唠叨。一男一女。他们也和我在一起住在这个地下室。没有开灯。于是时光的彩色光线慢慢模糊起来扭曲起来了~~~~~~~~~~~~~~~ 刚才那些都是想象,最后才发现自己还是在自己的床上。其他的一切都是想象的各种场景。也许有的人会说何必呢多想呢?想那么多最终还是很苦恼?但是我想说我没有很苦恼。虽然我不在那些地方睡觉过。但是想象的过程挺快乐的不是么。而如果一个人什么都不要想,不要想太多。那么活着干什么?人活着不就是来思考的么? 终于起来了。打开门走了出来。走在绕来绕去的地下室的过道里。在墙的一侧发现很多蛆重叠在一起蠕动着。很象这个社会的居民们。我走过去。用力踩他们。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碾碎的一些肉和一些液体由于我的用力踩踏从我的脚底飞溅而出,射到墙壁上和我的裤子上面。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十一期-疼痛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林静蓝(金融行业) ********************************************************************************************************************* 疼痛是怎样的。 微微的持久的,时而让你感受到的。还是疼到你无法控制,抓头抢地?痛到不能有人在你耳边叫你的名字,哪怕是朝你脸上吹口气都会让自己崩溃? 也有的疼痛,你可以用一根筷子反复敲打那个部位,到一定程度之后,那个部位麻木了,于是你也就不疼痛了。而长期的令人厌恶的疼痛是怎样的,是否像王力宏或者周杰伦的歌声那样让我厌烦?那样的啧啧的时尚酷酷的嗓音? 关公刮骨疗伤,是怎样的一种疼痛?我们能理解么?是否他是一种有心理准备的疼痛。痛到让心理产生了一种快感。也就是征服的快感。但是必定这样的疼痛会过去的。他会有征服过后的喜悦。但是如果是长期的疼痛呢?那会怎样,没有止境,也许是一辈子伴随你。  接着。 请问内心的伤痛是怎么回事。是精神方面的创伤是怎么回事?貌似生活并没有限制你任何自由,你依然可以走在大街上,混在人群中。但是你感到了内心的疼痛。这是怎么一回事?比如文化——大——革命。让任何一个清醒的思考的人感到疼痛,让原本热血激昂为理想奋斗一生的人感动内心的疼痛和恐慌?那是怎样的一种境地?一种困惑,一种绝望。  但是失恋是怎样的?面对浴室的水流也就如同他们自己的泪水?半夜会亢奋的处在一种无法入睡到处乱窜或者买醉的状态。醉倒在路边。这是什么?  那么相比之下你会如何?你愿意承受短暂的疼痛还是长期的?肉体还是精神的?信仰的还是爱情的? 又有哪种疼痛在生命之中确实一种快乐的延续。要知道生命并不能平淡无奇,有经历才是一种精彩。那么面对疼痛你是一个懦夫还是一个勇士?逃避还是面对?你的意志能否成为你一辈子的骄傲?  轻快的风不停吹过脸庞,黑夜又给你带来无尽的神秘,温暖的阳光下绿叶喜悦地晃动着,湖水在荡漾无声就带来阵阵清新的水汽。 一个愚蠢的白衬衫少年骑车而过,一个白痴般的少女望着远去的火车发呆遐想白日梦。又是在楼梯口一个高中女孩握住了一个男孩的勃起,大叫着开心着,周围的伙伴面红耳赤的兴奋着。但是若干年后的秃头的你呢?若干年后海豚般身体的你呢?为家具的摆放无端生气的变态的你呢?  那么这些是否就是人类社会的疼痛呢?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十二期-穿过九月的某一天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文:白羽  朗诵者:白羽 ++++++++++++++++++++++++++++++++++++++++++++++++++++++++++ 穿过九月的某一天     穿过,山坡,看见淡兰色的小鸟拖着长长的尾巴飞过。  穿过,美与不美在这俩天在我对生活的认可里。  穿过,那条不流动的人工河流,似乎代表了时光的停滞。  穿过,曾经在的那个酒吧,透过玻璃发现所有物品似乎没少还多,但是人已不在。  穿过,我的思念和怀旧,于是今天我该回家了。  穿过,空气抬头仰望,白色的云朵中间有蔚蓝色的天空。旋转我的身体,发现一切变得如此神奇。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十三期-菩提花开泪满堂


介绍: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王水(文化策划人,诗人) **************************************************** 菩提花开,泪满堂 前方是一个小山丘。有一根银色的细丝栓在一根树枝上面,而另一段越过小小谷底的上方一直没入对面的野草丛里。阳光下银丝闪烁着一些光芒,似乎就像一个神秘美丽的,欣喜若狂的预示,无论如何你真的是可以操控自己的。冬天,只要是在冬天那么花儿必定很少,你怎么可能去采摘一朵花戴在你柔软的黑发中?  地铁里还是那些脚,一些小小的行李车轮被我的脚转动着,到了一定年龄的中年女人干瘪的屁股似乎显示了欲望的消逝。基督教很神圣么?管风琴悠扬的在左耳的侧上方响起,估计就在500米处?我并不会仇恨人类,但是人类中有一些是乔装打扮的畜生。伤害一直在你我他们之间延续扩散着。那是因为什么?对了我知道那是因为道德。  来自现今已经比较遥远的更南方的清澈深蓝的海里的呼唤。夜晚维多利亚港口的星光大道上那些明星的名字。如果突然中断的回忆中间是空白,那么能否延续下去,一直到你出现在蜡人馆里和布拉德皮特站在一起?  天空还有一些余晖。黝黑的钢铁架子已披上一些寒气,鸟儿小小的黑影在晚霞里掠过。远处大桥上车辆依然繁忙嘈杂驶过。下班的人们匆匆瞥过橱窗里的商品,紧握包加快步伐为了伴随一辈子的饥饿。欲望当你满足过一次之后,然后就像一下子倒空了一个瓶子,欲望它总是去而复返慢慢注入我们瓶子一般的心。  夜晚降临,如果这是一个缺水的土地。如果人们不热爱洗澡。那么我们都知道哪些穿短裙的女子会从空气中传来什么样的气味。这真是让人惊愕,无可奈何,野蛮残忍的真相。但是人们总是忽略丑陋,去幻想美好的事物。但是幻想永远都是美好的,现实却又那么冷酷无情。你只要承认就可以了。你哪些欲望总是这样,请求某人或一个人不要以道德来企图说服另一个人。因为它曾经说过:道德是那些弱者的武器,弱者们运用道德的武器来消灭强者,带着扭曲的变态的快感,一遍遍从不停息。  50岁的英语老师说民煮不重要,射会主义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我报以理解热切赞同的眼神看着他,让他心满意足。但是民煮和字邮永远是我心中那道美丽的想象、无法企及的风景,神圣遥远没任何人能玷污它。现在我只是用热情看一个人说话。我只是同意他有说话的权利。因为很得意,我没有违背那词汇的真正含义,有个年轻的孩子曾经说过:不要偏执于真理,不要偏执于物质享受,俩者都是对真实生命的扼杀和遗忘。 为什么我突然说这句话?有联系么?答案~~~~~~~~~~~~~  重复着教堂的钟声,重复着格里高利庄重宁静的圣咏,安宁是这个时代大部分人想拥有的。但是正是愚昧的人类一次次莫名其妙从一个极端狂奔到另一个极端。它们,人类非常象一堆呕吐物在一个铁锅子里,铁锅子是不锈钢的。至少有半锅子的呕吐物被上帝在里面来回晃来晃去的炒拨。人们就是这些污秽,紧握或者挥手,或者满含着,或者哭泣扭转在床上忙活着,或者在舞池里放屁,或者借用诗歌的名义来表达自己浑浊不清的各类人生观点、或者哲学,而你可能正在发呆。  但是最好是听没有人声的一些音乐,这样可以打开你的心灵,这时候无论如何你都可以得到一双白色的翅膀。其实我理解你,我懂你,我敬重的你不是想远行,你只是去小池塘边呆着,望着水中的倒影微笑。  有的人很固执,但是这类人毕竟是少数,但是这类人如果不是有病那他就是真正的人类,其实他没有其他的表现,他只是重复看一部影片而已。这样的人真正的,真诚的存在在我们中间。什么叫真诚?那条狗正非常真诚地望着你,而不是扑向你。--------它想要你正在吃的那只鸡腿。  山顶的雾气慢慢浓厚起来,风速加快,紧贴着山脊而过。我惊恐地站立住不敢向前挪动,头发已经湿漉漉的了,衣服也由寒气浸润着。 但是我隐约看到,菩提花开。我隐约看到菩提花开,菩提花开我看到,让我最终泪满堂。

点击试听

地址


第十四期-我们的屋子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白羽

至少现在,周围是泥沼。  至少现在,看不清楚时光交替下的光环,正在消耗着能量。  今天,老六在报纸上看到一句话:记得时刻要淘汰自己。老六却对自己说,别害怕失望后的失去。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看:这是老六的房间,这已经不在是小武或者是小民的房间。等等,让每一位观众先安静下来好么,让我们都来这个房间休息一下,把他当作自己的房间而不是老六的。这房间,是你的。  有一点必须申明:  究竟,我们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简单?

你是否打算用“简单”去压制所有善良的鸡吧而获得自由道德上的平衡。但也可以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当你开口说话的时候,先把事物的本质看的透彻和深远一点,别把肤浅当作生活的通行证。  好吧,接下来让我们抛弃或者推翻一切的情绪来看一看这个房间。    房间不是很大,房间里面有一架CD机,我们在屋内走路可以不用穿鞋子。因为你知道么,穿鞋子是一种束缚,虽然它可以保护你的脚在崎岖的山路上不被伤害。但是在这里,亲爱的朋友,这是你的房间,请脱掉好么,脱掉鞋子,光脚来感受这个房间的温暖和舒适。当我们在屋子里的时候先不要看门好么,因为我最后会告诉你一个事实,一个真相。  那么好,CD机的电线在哪呢?我们是否可以找到它,找到我们待在这里的借口,理由。而如果我们不去找的话,又怎么知道在CD机里面是否有什么东西。但是为什么我们要找到电线,接通电源?  

是的,我们完全可以不要理会它,虽然屋子里电视机也没有,电脑也没有,只有这个似乎可以给我们某些声响的东西。是否它可以带走我们暂时的寂寞?或者我们有一种可以坐在地上冥想的习惯,当你离不开这里的时候,都。。。。。。没有!  也许我有,而也许你没有,或者他们没有。因为在这个城市里的人们似乎很少愿意安静下来,而这座城市的名称叫:安详城。  在这里人们过着幸福简单的生活,在这里人们可以象猪一样幸福,在夜晚人们可以找到一些有着红色灯光的小屋子寻找刺激,在这里人们几乎都是好朋友,在这里道德被树立,在这里又被先进得组装。人们生活节奏很快却又简单分明,因此,思考似乎是多余的愚蠢的人自寻烦恼的一件事情。  

唉。。。我们依然还在这里,刚才这些遐想是我坐在地上走了神。现在,我的眼睛斜视,发现床底下有一个神秘的盒子,我神情恍惚了很久还在想安详城。  然后我或者你或者他缓慢地转动了身子,爬了过去,头发有些许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似乎在空气中你可以看到自己钻进床底又出来了,缓慢的。你发现这个盒子需要钥匙才能打开,而你我他确信里面有什么东西?我觉得可能是电线或者几盘CD片。  “需要找到钥匙”一个安静的声音缓缓划过。  莫名地环顾四周,这个房间除了桌子,还有床,剩下的就是桌子上的CD机了,是否在桌子的抽屉里面有什么东西?

打开四个抽屉,发现其中一个有一根电线,打开了其他的抽屉,我发现虚无空荡?  这时候发现墙壁上有窗帘,拉开窗帘,那情景浑身让我不舒服,因为窗帘后面不是窗子。    那是一张画,画的是一张脸,脸上长了很多张嘴。莫名的的缓缓的却似乎诉说着巨大的安静的爆裂在脑子里的情绪。我看到了一把钥匙在一张嘴里插着,就这样插在里面,插在恶心的嘴里,插在那似乎是眼睛的嘴里。  用飞快的,害怕被污染的速度取下它。不加思索地插入从床底拿出来的神秘盒子的孔里,忘情得转动着,旋转着思维,旋转着盒子上的盖子。突然

突然迎面而来的绝对不是:请叫我恩来。那是一张CD。  这个时候我的手在发抖,有人在微笑,有人开始愤怒,有人好奇,有人依然淫荡起来。在短时间内可以做的事情,就是继续插入。把电源线插入你发现的墙角的插座内,让CD机启动,放入你找到的CD片。  于是所有的我和你和他和它都听见了优美的声音,它(声音)不是男人委琐的声音,不是女人无耻的呼唤。它没有性别,它是一首美妙的音乐,它是一首诗,他是一首歌,依然精彩地唱到:告诉你一个事实,告诉你一个真相。告诉你一个事实,告诉你,一个真相......  用全身的力气踢门。哇!太容易了,居然门没有锁,打开了。外面的世界是小民,是小武是老六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世界,是我们从来没有观望过的世界,我们不是狗。于是出去吧。    于是出去了,在上空,头顶的上空,你发现你的身体出了这间屋子,但是。灵魂依然还在那里徘徊。

点击试听


第十五期-一切已是无法改变

介绍:  录音的文字出自白羽的原创文集【内心的恶魔】

朗诵者:小魏(上海著名摇滚乐队——大悲乐队队长,贝斯手,民谣歌手,专业播音员)  

  一切已是无法改变  改变,你大吼一声!  但是。别动,别趴下,别靠近,那是如此紧密的接触,那是噪音已起。那是乌鸦在远处盘旋,血红的眼睛,龟裂的大地,没有森林,鱼儿钻进干涸的泥土,挣扎着呼吸直到生命的尽头。近处就在我们四周,庞大伪善的躯体正在用慈祥的目光充满爱意地望着你。咀嚼,吮吸着众多扭曲生灵的肝脏血液。  隐入黑暗中,希望那窥视的目光无法望见你。在转角处偷偷喘息庆幸。虽然一些暗红色的血迹在你面前的地面上划过。你已经渐渐消逝了愤怒,但即使有那么点可贵的愤怒也是那么苍白无意义。  真相已现,一切无法改变。  沿着墙慢慢挪动身体。因为你已经筋疲力尽。虚脱,恐惧占满了整个心房。你以为用如此小心翼翼的脚步可以走得更远一些,至少可以象已经病变的乌鸦那样飞上云霄。至少可以走更远一些。但是能否漂洋过海到另一方土地。  


夜晚,那些挑逗的丝袜,暴乳,酥肩,裹的紧紧的臀部,大理石般的背部,映入你的眼睑。就在心底缓慢却强有力地使你的肉体一部分暴涨起来,战栗起来?锤子,坚硬的铁块,石块有么,可以碾碎这些娇嫩的乳白色,可以砸烂欲望的花让你微笑么?但是伪善的庞大的躯体朝你微笑着要你接受。鼓励你继续,说那就是你的生活。从恶臭的阴沟里温柔舀起一些黑色的油。亲爱的兄弟喝下它。什么都没有,但是你拥有这一切。镜子里被环境雕刻的脸冷漠地看着自己。有点嘈杂么?有点纯洁么?你的心在跳么?谁感觉到了么。躺在哪里你才不会有恶梦。那温暖的手握住了你。握住你的勃起。你象个傀儡般疯狂点头示好,犹如一只随时被送上餐桌的愚蠢的忠实的狗。  时光如网,你在网中飞翔,光芒穿越你的身体。犹如在水中,没有重力,头发如水草般伸展开来。手臂,双腿缓缓摇弋着,前进着,不需要呼吸也不会窒息。这是你最后的幸福。剧烈的疼痛之后总有短暂的失去知觉,如释重负。如释重负。神经如丝,抽出来捆绑好美好的礼物寄给每一个你尊敬的人,你爱的人,你怜悯的人,你痛恨的人,你无所谓的人,每一个有缘的人。在网的最终的一张木质的干净的长桌前缓慢停住,你开始祷告。这时候又有何能够约束你?地球宛如一颗透明的蓝色水晶球摆放在桌子一侧。俯视它,爱怜它。有一些灰尘在水晶球里,你无法为她---为这个美丽的地球,这个美丽的泛着蓝色的透明水晶球擦拭。你只能侧头,满含泪光。腾空跃起。手指舞动,一些流动在手指间,环绕着,柔软着。  最终变成一团耀眼的白色光芒远去。已是无法改变。

点击试听


来源:荔枝FM